4月 14

麻豆传媒映画怎么破解会员

这顿饭,王霄吃了个水足饭饱。

招待客人才拿出来的糙米饭,王霄一口气吃了三大碗。

这还是因为就剩下这么多了,就连锅底都被刮了个干净。

至于唯一的肉食,那半条咸鱼更是被王霄连嚼带咽的吃了个精光。

甚至于,就连那小半碟酱菜都没能逃脱,被王霄拿起来直接倒在了碗里,三扒两扒的就没了。

“此人,莫不是饿死鬼投胎不成?”

刘季没走之前,依仗着自己身为亭长,以及手下有一帮敢于卖命的兄弟,所以时不时的还能弄点好东西回家。

可他这一走,刘家虽然还有两个儿子,可都是土里刨食的老实人。没了旁门左道的收入,自然也就吃不上好东西。

话说刘家其实祖上也曾经阔过。

他们家祖上是魏国的大夫,不是医生是官职。

魏灭之后就在沛县这魏国曾经的边陲之地住了下来,所以刘邦可以算作是魏国人。

只不过现在的话,他们家的确是穷困的很。

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

看到王霄一个客人吃了这么多,两个儿媳妇都气的想要骂人。

不过刘太公好面,自己主动邀请人家留下吃饭的。难道因为客人吃的多就翻脸不成?那还做不做人了,传了出去能被人笑话到死。

正是因为好面子,所以刘太公眼皮狂跳的同时,还招呼吕雉去给王霄再煮一锅饭。

大媳妇受不了了,大喊说“家里就这点粮食了,吃光了就饿死啊。”

“是啊是啊。”二儿媳也是急忙应声。

他们还没有分家,王霄吃的可都是他们的口粮。

“都闭嘴!”刘太公看了眼好似什么都没有听到的王霄,叹了口气说“有贵客临门,这是福气。快去煮饭。”

“老大家的,你拿钱去酒铺打酒。”

“老二家的,你拿钱去樊哙家的铺子打肉。”

这时代的人都好面子,刘太公这也是急眼了。直接升级去买酒买肉。

老大家的和老二家的都是气的眼皮在颤抖。可刘家之中还是刘太公做主,她们也只能是气呼呼的去买东西。

吕雉没说话,默默起身去做饭。

王霄对此毫不在意,悠悠然的拿着木签剔牙。

等到新的一锅饭做好,酒水肉食也买了回来。王霄一点都不客气的再次狂吃起来。

看他那架势,就像是准备把刘家给吃到赤贫一样。

“项羽,吾儿刘季的名声,已经传到外地去了?”

吃饭的时候,刘太公对于王霄说的在外地都听过刘邦的名字很有兴趣。

在这个交通靠走,通讯靠吼的年代里。能够把名声传到县外,那就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了。

王霄端起酒壶直接灌了几大口,又夹起一块美味的肉扔进嘴里。

咀嚼了一番,享受了美味。这才慢悠悠的说“沛县刘季,急公好义,江湖人称及时雨。我在吴中之地都听闻过。”

刘太公满足的叹息一声。

一旁的吕雉开口问“敢问刘季名声如何?”

要说王霄是骗子,可他相貌堂堂,气度不凡,看着也不像。

可刘季是什么样的人,还有谁能比吕雉更清楚的。

那就是个无赖汉呐。

“名声什么的不重要。”王霄一块接一块的夹着肉吃“重要的是,刘季此人日后必将出人头地。”

刘家老大夫妇和老二夫妇齐齐的耻笑。

认识四十多年了,从未见过刘季有什么出人头地的样子。

至于吕雉,明显更加关心“出人头地到何等程度?一县之长?”

在他们看来,能成为县令县长,那就是人生之中最为极限的造化了。

这可是百里候,一县之内说一不二的存在。

终于将最后一块肉吃掉的王霄,满足的叹了口气。

“如果他的造化不好,估计是客死异乡的下场。如果造化好,那就是封侯拜相。”

造化好,那就是能接受王霄给他安排的道路。

造化不好,自然就是不接受了。

王霄说的话,刘家众人都难以理解。

不过没关系,他们能不能理解的,其实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在于,刘邦会做什么的选择。

把桌子上的酒水菜肴一扫而空,闲聊了一会,王霄这才满足的告辞离开。

刘家人送他出门,众人的面色都不怎么好看。

因为王霄的表现,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骗吃骗喝的。

吃了这么多的粮食,花了这么多的钱。怎么看都是在吃亏啊。

王霄牵着马与众人告辞,随手从行囊里拿出一个布袋。

上前直接塞进了刘太公的手中“若是刘季归来,记得跟他说一句,项某人等着他。”

王霄策马离开之后,刘家人围拢在一起,看着刘太公打开了布袋。

一片金光闪的人眯眼睛。

里面是足足十镒的上币黄金!

之前还满心不爽的刘家人,瞬间变了脸色。

“这…这是真豪杰啊。”

离开沛县之前,王霄还去了县衙看了眼萧何。

这位历史上著名的能臣,看着的确是一副贤臣的模样。

只可惜想要招揽他不容易,至少是现在很不容易。

忽悠韩信张良虞子期他们的刺秦,对于萧何无用。因为人家现在是吃大秦饭的。

叹了口气,王霄策马去往城外与张良他们汇合。

之后马不停蹄,一路奔向了沙丘。

始皇帝出巡的规模很大,身边锐士足有数万之众。

普通的刺客别说去行刺了,甚至就连靠近都做不到。

哪怕是强如王霄,如果被军阵给围住了。面对无数的甲士与强弓硬弩,他只能是用真气护体。

等到真气耗尽,那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就算是王霄,也只能是在晚上行动。

“明天晚上我就去沙丘行宫。”投宿的大户人家房间内,王霄说话的时候很是平静,仿佛是在讲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天亮之后无论我有没有回来。你们都要立刻离开。”

“主公。”晋图第一个站了出来“我与主公同去。”

王霄面露微笑“你这笨手笨脚的,去了什么用都没有,只会给我带来麻烦。”

目光看向一旁沉默不语的虞姬,王霄轻声说“如果我没回来,你就帮我好生照顾她。保护她一生一世都不受危险。拜托你了。”

“主公~~”晋图声音哽咽,几不能言。

虞姬落下了眼泪,捂着嘴跑了出去。

刺秦这种事情,基本上就是有去无回。荆轲高渐离就是榜样。

在张良虞姬他们看来,王霄这种交代身后事的话语,实在是太煽情了。

这个时代的人,哪里受得了这个。

如果他们知道皇帝即将病死,而王霄甚至打算在行宫里混上一宿的话,估计眼泪就会换成唾沫了。

“好了。”盘腿而坐的王霄挥了挥手“让我安静的待着吧。”

张良起身,郑重的向着王霄行礼“项兄,无论如何,请一定活着回来。你这样的英雄,不该死在这种地方。”

王霄微笑点头“好。”

虞子期没说话,只是神色激动的向着王霄行礼。

最后离开的是韩信。

他万分确信王霄不是一个主动赴死的人。

可去沙丘行宫刺秦,的的确确是一件必死无疑的事情。

这就让他非常费解了,实在是不明白王霄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想不通的韩信,行礼之后回去继续想去了。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王霄这才晃着脖子伸了个懒腰“唐氏表演法,怎么都比不上朝堂里修炼出来的演技。”

晚上的时候,王霄在房间里设计全新的虎皮围裙样式,敲门声响起。

打开门,虞姬站在门外。

“怎么了?”王霄让开位置让虞姬进来。

“你这是作甚?”

看到虞姬默默的脱衣服,正人君子的王霄大惊失色,急忙把门给关上。

“你是英雄,虞姬此生绝不负你。”

“你别这样,真的不行,我不是这种人!”

王霄坚决拒绝,坚决抵抗,坚决抗拒。一直抵抗到了第二天的清晨时分。

几万字的一夜过去,王霄揉着腰起身,叹息着说“我真不是这种人。”

而此时的虞姬,已然是连话都说不出来。

一天的时间里,王霄都在安抚情绪激动的虞姬,顺便为她治疗伤势。

等到夜幕降临,王霄接了碗水给虞姬漱口,之后整理好夜行衣“我走了。”

虞姬默默的抹着眼泪“如果你回不来,我就去找你,绝不独活。”

王霄叹息一声,上前为她抹去眼泪“为了你,我一定会回来的,乖乖等着我。”

沙丘行宫戒备森严,到处都是举着火把的大秦锐士。

哪怕是王霄,潜入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

他的武功很高,可也不会傻乎乎的学着电视里的那样大摇大摆的穿着显眼的白色衣服去飞。

那真的是当所有人,包括观众们都是瞎子了。

穿着特制的灰色夜行服,王霄借助着夜色与视觉盲区的掩护,悄无声息的潜入行宫之中。

虽说守军不会考虑有人会飞着进来,可大殿顶上也是有拿着强弩的守军的。

王霄完全是凭借自己常年锻炼出来的潜伏技能,生生钻进行宫的。

找到始皇帝的寝宫,王霄深吸口气,心中盘算着要怎么忽悠祖龙。

“嗯?”

进入寝宫的王霄皱起眉头,他闻到了一股臭味。

这是一种臭咸鱼混合着某种特殊臭味的气味。

想了想,王霄直接迈步走了进去。

龙床上躺着一个人,身上散发着恶臭的气息,身边堆满了咸鱼。

王霄叹了口气,他来晚了。

刺秦大计在他过来之前,实际上就已经完成。

身上的黑色龙袍显示着主人的身份,祖龙已经死了。

标签:
Copyright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 2021年4月14日 自 admin 类别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