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14

草莓视频app黄污无限观看

这寂寞之中的漫漫长夜。

又被韩咚下了催情药,林涛纯粹是抱着守株待兔的心思,尝试撩拨一下董琳琳,看看有没有希望度过一个甜蜜的夜晚。

结果奇迹还真就出现了。

短信发过去大概一分钟多一点。

手机上传来了悦耳的铃声,这让手持香烟,正在暗自品味寂寞的林涛手腕一抖,险些没把香烟给跌到被子上。

着急忙慌抓起手机一看。

是董琳琳没错。

不过不是语音通话,而是一通视频通话申请。

“这是玩什么……嘶!”

点击接受。

手机屏幕一卡,登时浮现出一个让林涛差点把持不住的诱惑场面。

干净明亮的卫生间内。

甜蜜劲秋蓝装魅影极其秀丽

洒满花瓣的浴缸内,董琳琳高高翘起她那宛如羊脂玉一样匀称而修长的小腿,露出水面。

洁白无瑕,诱惑致命。

“我,我,董琳琳啊,你这是玩那出啊?”

林涛连忙咬了咬牙,心神不定的追问道。

董琳琳宛若银铃般的笑声响起:“你不是快要死了吗?

临死前满足一下你的深夜寂寞……”“别,别,咱有话好好说。”

“比如?”

“你现在在哪里?”

董琳琳听到这话,视频里的她,笑声更加欢快起来:“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报复!这是赤果果的报复!林涛顿时反应了过来,典型的给看不给吃。

丫的董琳琳这纯粹就是来撩拨一下,急的他抓耳挠腮,偏偏却又不给具体地址。

“稳住,不要浪。”

林涛深吸一口气,连忙暗自告诫自己。

今晚有没有机会搂着董琳琳睡觉,就看接下来能否在极其简短,且董琳琳刻意回避的微小细节中,做出精准的判断。

找到她住在哪里。

这可是一个极其不容易的工作,无他,浴缸里那宛如白玉般小腿,诱惑的人心痒难耐,太让人捉急。

还好,林涛不是一般人。

林涛定了定神,立刻强制自己不去看视频中董琳琳那高高翘起的小腿,转而目光望向卫生间其他角落里。

声音中充满讨好道:“别,董琳琳,我要看不这样,你直接开条件吧?”

“比如?”

“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一个问题,一千万如何?”

听到林涛这兴致勃勃的鸡贼想法,董琳琳开心道:“没问题,不过有两点需要修改一下,第一,你不能直接问我的详细地址,第二,一个问题一亿。”

我……林涛有句p不知当讲不当讲。

“怎么,感觉太贵了?”

听到董琳琳的声音,林涛连忙开口:“哪能啊,我是那么在乎钱的人嘛?

不过我最近手头确实紧……”“机会给你了,你可千万别错过。”

这满是挑逗的声音,让林涛内心又是一阵暗骂。

董琳琳绝对是故意的。

甚至林涛都能猜到,董琳琳不会轻易挂断电话,人家就是想要把自己搞的着急团团转,好好戏弄一把。

不过你以为这样我就会输吗?

“要不你换一个方式吧,一亿一个问题太扯淡了。”

林涛随口说了一句,等到约十几秒之后,他的判断果然没问题。

董琳琳并没有着急挂断电话,而是提出一个新玩法:“要不然咱俩交换问题,你问我一个,我也问你一个?”

“好啊,好啊……”“那好,我先问你第一个问题,比较通俗易懂,但不能拒绝回答,我和你老婆,你更在乎谁一点?”

来自灵魂的暴击。

林涛顿时直接翻起了白眼:“董琳琳,这个问题……”“必须真诚回答。”

“……”“怎么,不想说?”

“我说我更在乎你一点,你也不信,我说我更在乎楚梦雪一点,那你不直接挂断了电话?”

无语吐槽着,林涛沉默一下,道:“要不这样,给我点时间思考一下?”

“行啊,充分给你编造的时间。”

什么叫编造?

林涛心中这个气啊。

正想关闭自己这边的摄像头,结果董琳琳出声阻止道:“不准关闭你的摄像头,我就要看着你编。”

编你大爷编。

林涛心中愤愤不平的暗骂一声。

双眼朝天,拿着手机,心中却快速转动了起来。

该怎么编那?

半分钟纠结过去了。

“我不急!”

听着董琳琳贴心的吐槽。

林涛心中这个恨啊。

董琳琳这人也太不知情趣了,在这样一个寂寞的深夜,与自己探讨这个深入灵魂的问题,这也太打扰兴趣了。

可偏偏,林涛又明白,只要回答足够能让董琳琳高兴,今晚可能就能抱得美人归。

心痒难耐啊。

又是一分钟过去了。

在董琳琳不断的重复中,林涛不得不盯着视频角落里发呆,尽量不去看董琳琳那白花花的大腿,和时不时撩拨起的水花。

转而看向董琳琳卫生间的布置。

有没有可能通过一点,从而发现致命线索……“你刷过牙没?”

十几秒之后,林涛眼帘轻轻掀起,收敛起笑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一些。

视频对面的董琳琳明显被这个问题给搞懵逼了。

沉吟片刻后,不太确定道:“你这是什么问题?”

“我在问你,你刷过牙……”“澡还没泡完,你认为我可能刷牙吗?”

“这样啊。”

拖着长长的尾音,林涛脸上还浮现起一丝纠结。

此时,他的目光,正在装作不经意的撇着卫生间右上角,洗漱台上。

哪里有一个牙缸,还有一枚电动牙刷。

不同的是,这个牙刷并非朝上摆放,更没有插在充电的电动牙刷插座上,而是直接一头栽倒,刷头超下,载入了牙缸下面。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因为,假如董琳琳还没来得及刷牙的话,为什么牙刷会这样摆放?

或者换一种角度来说,董琳琳这种举止得体,生活习惯良好的人,怎么可能刷完牙后,把昂贵的电动牙刷直接头朝下栽倒进牙缸里面?

“听清楚,从现在开始起,一切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像咱们之前聊天一样放轻松,不要有任何无畏的举动,明白吗?”

说完,林涛直接一跃而起,面色冷厉的从床上弹起。

标签:
Copyright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发表 2021年4月14日 自 admin 类别 "未分类